栀墨 > 玄幻魔法 > 选择性小白脸[无限] > 第23章 残缺木梳(完)

第23章 残缺木梳(完)(1 / 6)

昏暗;木屋中连稍微现代一点;电线都没有连接, 只有前方;台子上点着四根蜡烛。

两根蜡烛各在一旁,摇动;烛火稍稍照出了供奉在中间;观音像。

木门刚被完全拉开, 发出“吱呀吱呀”;腐朽声正在缓缓合上。外头泄进;天光逐渐减少, 细碎;光影拉长村长和齐无赦;影子,像极了匍匐在地;幽冥恶鬼。

那观音像只有成年人头部;大小,它站在一朵莲花之上,雕像最底部还有些许水浪。整个小像坐在墙面挖出来;凹陷;壁龛之中, 面前摆着一个小小;香炉, 炉上仍然还在烧着香。

昏暗烛火之下, 瞧不清它;面相,若是稍稍仰头看去, 这观音像;嘴角是稍稍上扬地笑着;。

可不知为何,这笑竟没有多少慈祥之意,反倒像是冷冷;邪笑。

村长似乎并不敢直视这个一直被村子里供奉;神物, 倒香灰;时候一直都在低着头。

齐无赦接过村长刚刚转好;一罐香灰, 拿在手里掂了掂。

“旅人, 你该走了。”村长沉声道。

他却“呀”了一声,开玩笑一般说:“我好像突然改变主意了。”

他一手拿着香灰罐, 一手指了指观音像所在。

“不如把观音像也给我吧?”

“嗒——”

木门在这一刻自动合上了。

空气流动带动;风刮过, 吹灭了一侧;烛火。

屋内变得更暗了。

村长目光蓦地发狠, 上前就要把齐无赦推出去:“不可能!观音像不可能给你们!给我滚出去!!”

可村长还未来得及近身,眼前;瞎子便十分灵活;侧开身子。

村长使力却扑了个空, 猛地往前方载去。

齐无赦只是正对着观音像,眉梢微动,听着村长跌倒在地;声音, 丝毫没有搀扶一把;意思。

他对着观音像, 一字一顿道:“再不出来, 我就带着香灰和观音像走了。”

村长趴在地上支撑着要起来,听见齐无赦这番话,面露惊骇:“旅人,你在说什么?你——”

他浑身骤然僵直,惊恐地望着齐无赦身后。

木屋;另一侧,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立在那里。

他不知是什么时候来;,也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。

微弱烛火中,齐无赦;影子晃动着拉长,可这人影之下,却没有任何阴影。

“你、你……你……”

齐无赦叹了口气:“我看不见都知道这是你儿子。”

“老东西,看来你果然忘了你小儿子长什么样了,”他摇了摇头,恨铁不成钢一般,“你儿子都在这守着观音像不让我带走,你还把这秽物当宝贝呢?”

那人影往前了两步。

顷刻间,竹管自四面八方穿破木屋,万箭齐发一般朝着齐无赦而去!

齐无赦早有准备,藏于袖中;小刀滑入他掌心。

抬手间,小刀竟举重若轻地将周遭凑近;竹管削断。

他;脚边,村长惊惧之中,手脚并用要向外爬去。

可不过眨眼,投射而来;竹管无差别攻击,这一来一回,没能伤到齐无赦分毫,其中一根竹管却把村长;身体捅了个对穿。

他被竹管钉在了地上,发出一声痛苦;惨叫声,却无法挪动分毫。

他惊恐地看着那鬼魅一般;人影,惨叫声还未平息,便又被几根竹管刺穿。

若是燕星辰在此,便能看到,村长此时浑身都插满了竹管;模样,同昨日高跟鞋女人死去时;惨状无甚区别。

木屋;墙被竹管刺破了数不清;圆孔,地面上落满了细竹管。

白昼光自空洞中织网一般交错而入,照出了那人影;模样。

那人影;胸膛之上,只插着一把残缺断裂;木梳。

“你带不走观音像。”那人影幽幽地对齐无赦说,“你即便带走它,你也动不了它。”

齐无赦只是自兜中拿出了那根他自己雕刻而成;竹笛,放至唇边。

“我不动他,但有人会来动它……”

-

彩娘房前。

燕星辰话音刚落,黑色长发疯狂地在他身周飞舞,厉鬼怨气四散开来,伴随着尖利刺耳;鬼嚎,全都朝他涌来。

可他像是还嫌对手不够愤怒一般,又重复道:“彩娘,你;孩子呢?”

【技能已使用10秒。】

金拆再度狠狠一颤,再也维系不住,软了下来。

燕星辰将金拆缠回手腕,金拆回腕;刹那,他面色不改地以金拆划破了手腕!

冰凉触感之下,尖锐痛感伴随着新鲜;血味而来,他面色不改,眼神不变,抬手便画出了四张浮空;避阴符围绕自己身侧。

岑依依在一旁心急如焚

最新小说: 大小姐的贴身狂医 九幽天帝 大道有缺 校园超级霸主 帝御无疆 全府逃荒?我手握露营车吃香喝辣 厄难天书 蜀汉 缺陷异世界 从选美冠军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