栀墨 > 玄幻魔法 > 剑道第一仙 > 第3425章 挥袖之间

第3425章 挥袖之间(1 / 2)

凰澄宇沉默了。
一纸契约,关乎整个宗族的命运成败,让他如何能不慎重对待?
可凰澄宇更清楚,今天若不签下这份契约,俨然等于彻底和其他四大天谴神族决裂。
玄凰神族本就没落不堪的处境,注定会雪上加霜,会成为天下公敌!
“此事,我需要跟始祖请示!”
许久,凰澄宇才给出这样的回应。
在座那些玄凰神族长老也连连点头。
兹事体大,也只有始祖出面,才能做出决断。
谁曾想,太昊清璞却一声冷笑,“想拖延时间?那我不妨告诉你,我族始祖早已尝试和凰世极那老匹夫联系,可凰世极却龟缩在禁足之地闭关,根本不敢冒头!”
说着,他目光一扫凰澄宇等人,“若非如此,何须我等亲自前来?”
旋即,太昊清璞话锋一转,“当然,你们若能在今天之内,得到凰世极的给出的答复,自无不可!一天而已,我们还等得起!”
一番话,回荡在大殿内。
凰澄宇和那些长老的神色都一阵变幻。
“灭杀命官一脉,是每个天谴神族义不容辞的责任,你们玄凰神族却为何迟迟不愿做出决断?”
山嶽神族长老“山虎君”开口,很是不满。
“难道说,你们犹自贼心不死,妄想继续和命官一脉狼狈为奸?”
少昊氏长老“少昊连城”冷哼,语气森然。
“奇怪,你们玄凰神族不是早已把命官一脉恨到了骨子里?可为何却不愿表态去灭杀苏奕?”
颛臾氏长老“颛臾齐”冷冷道。
随着他们陆续发声质问,大殿内的气氛也是愈发压抑起来。
“族长,该做出决断了!”
蓦地,一个玄凰神族的墨袍老者开口,愤然道,“当年萧戬害惨了咱们,难道这样的惨重教训还不够么?”
顿时,其他一些长老也开口表态。
“族长,看看我们玄凰神族如今的处境,可再经受不起任何折腾了!”
“过往那些年,连造化天域那些道统都敢不把我们放在眼中,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,宗族上下可都憋着一股气呢!”
“明天的造化道会上,还不知多少人想趁机咬我们一口,族长,再不表态,我们玄凰神族可就真的彻底玩完了!”
……众人七嘴八舌,言辞间都透着一股压抑已久的怨气和愤懑。
以前,他们也曾高高在上,主宰天下浮沉,拥有滔天般的权势和威望。
可现在……
俨然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!
宗族上下,无论老辈小辈,哪个心头不是积攒了无尽的屈辱?
而这一切,皆和命官一脉有关!
“凰澄宇,这就是众望所归!连你们自己宗族上下都恨不能将命官抽筋扒皮,挫骨扬灰,为何你却迟迟拿不定主意?”
太昊清璞面无表情道,“我也不与你废话,就问你签不签那份契书吧!”
一下子,所有目光都看向凰澄宇一人。
刚刚返回宗族的凰红药,同样也列席在大殿内,将这一切都已尽收眼底。
也早已推断出这四大天谴神族的真正意图——
其一,迫使玄凰神族彻底和命官一脉划清界限,视为必杀的仇敌对待。
其二,利用玄凰神族的力量,听从他们的调遣,去对付苏奕和剑帝城的剑修。
换而言之,就是想让玄凰神族冲在最前边,充当他们对付苏奕和剑帝城剑修的一把刀。
到那时,玄凰神族哪怕伤亡再惨重,对他们而言,或许还称得上是一桩好事!
可明白归明白,凰红药心中也无比沉重,不知道该如何化解这样的局面。
“也不知苏道友是否已经离开……”
凰红药心中很紧张。
刚才时候,她已安排一个侍女离开,去通知苏奕立刻离开梧桐洞天。
原因很简单,万一族长签下这份契书,苏奕此来,非但见不到始祖,处境注定无比危险。
一旦被识破身份,简直和送上门的猎物没区别!
最糟糕的是,凰红药之前返回的第一时间,就已见过族长凰澄宇,虽然没说苏奕如今就在梧桐秘境内,但却说出,苏奕希望和始祖见一面的事情!
万一族长答应签下契书,肯定会找到她,逼问和苏奕有关的事情!
这一切,让凰红药焉能不紧张?
心都悬到嗓子眼!
就在这沉闷压抑的氛围中,族长凰澄宇终于开口,道,“这件事,我会去跟始祖请示,若一天内得不到答复,我自会答应签下契书!”
顿时,在座那些长老皆暗松一口气。
太昊清璞、山虎君、颛臾齐、少昊连城则皱了皱眉,可最终也点了点头。
他们倒也不愿把玄凰神族逼得太紧,以免适得其反。
凰红药则有些患得患失。
一旦族长得不到始祖的回应……
可就真的完了!
“诸位在此稍等。”
凰澄宇当即起身,正准备离开。
“且慢!”
颛臾齐忽地道,“在此之前,我还另有一件事,需

最新小说: 钻石王牌之金靴银棒 我才几个词,歌土能怪我? 我在斗罗召唤水浒 全球进化:我移植了至高神心 我在古代打辅助 初婚 明媚可期 明末:一分钟一两银,全球推土机 咸鱼主母爱吃瓜 肉骨樊笼